北京赛车PK10官方开奖数据歡迎您的到來!

2012年赴德Workshop團組小結

2012年赴德Workshop團組小結

 

        2012年6月11日——15日,由于中德合作項目工作需要,學院組織中德學院教師前往德國蘭茨胡特市與蘭茨胡特應用技術大學和帕紹技術員學校開展了三方研討會。此次Workshop的成員有張峻穎(團長)、謝敏、李康、徐慧華及翻譯邱娟。通過此次Workshop的學習,團組成員對蘭大及技術員學校的部分課程內容、課程組織和授課要點有了更深入、更清晰的認識,特別從德國教授那里學到了許多教育教學方面先進的經驗及理念,多數教授還毫無保留的把他們上課用的完整的資料裝訂成冊送給我們,部分課程甚至拿到了電子稿。這次學習,不僅充實了我們回程的背包,更充實了我們的教學理念,讓所有團組成員都產生了回到中國按照所學、所得開展實踐的想法。

    一.主要行程回顧
        此次三方研討主要是基于中德學院與蘭茨胡特應用技術大學及帕紹技術員學校合作的需要。首先,蘭大在課程設置和內容上對部分課程進行了調整,為保證教學要求的一致性,需要跟進相關的課程。其次,與帕紹技術員學校的合作的TS班已進入畢業年級,即將面臨畢業考試課程,而這些課程的組織實施和課程考試要求尚屬新的嘗試,需要與技術員學校的相關教師進行商討。鑒于以上原因,此次Workshop是非常必要和重要的。
        短短一周時間里,團隊成員們不顧旅行勞累,克服了生活上的諸多困難,始終以飽滿的熱情,認真的態度,務實的作風,嚴格的自律,按照研討會日程安排,圓滿完成了研討和學習任務。每天,全體隊員都有新的感悟、新的問題,每一次都有聊不完的話題、問不完的問題。由于時間較短,我們盡量安排盡可能多的課程進行研討,通過聽專家教授講課、討論、咨詢、參觀等形式,了解了蘭茨胡特應用技術大學在教學組織、教學管理、實驗設備等方面的情況,特別對電工、信息技術、測量技術、調節技術等10門課程的內容和教學組織有了更全面和清晰的了解。由于時間關系,技術員學校雖然只安排了4門課程,但他們所使用的項目引領、任務驅動的教學方法也使團組成員們耳目一新。具體計劃安排表如表1所示。我們在德國的學習完全是按照這一計劃執行的,這一點也充分體現了德國人計劃的周密性和執行的有效性。

1 CDBH、蘭大和帕紹技術員學校三方研討會議程

二、收獲與體會
        在德短短5天的學習與交流使我們每位老師都有很大的收獲和很多的感悟,概況如下:
1.      蘭大與帕紹技術員學校的比較
這次我們和兩所不同學校的教師進行了交流:帕紹技術員學校和蘭大。在交流的過程中我們很明顯的感受到了這兩所學校的不同。
1)兩所學校在教學目標方面的區別
①蘭大是為了培養未來的工程師,需要學生有動手實踐的能力,也同時要有設計研發的能力。所以蘭大的課程設計依然延續了以往的學科體系的方式。教學目標主要是:
A.      讓學生們獲得相關知識。
B.       讓學生們獲得相關的能力。重點是能力的獲得,培養的學生不僅僅是知道而是能實際應用。
C.       課堂教學也是用實際例子開頭引導學習,并以實際例子貫穿課程,最終以實驗得出結論。
②技術員學??梢詾榻涍^“雙元制”培訓并在企業工作一段時間以后的技術工人提供繼續教育,經過技術員學校的培訓后一般可以獲得更好的職業發展和職業前景。由于技術員學校的學生都有豐富的企業實踐經驗,因此技術員學校的教學目標注重于提高其理論學習能力,同時,由于技術員所從事的崗位(例如班組長)具有一定的管理內容,因此對其個人能力的要求更高,例如帕紹技術員學校在個人能力培養方面的教學目標包括:
A.      培養團隊合作精神
B.       培養領導和協調能力
C.       培養獨立完成工作的能力
D.      培養收集和整理資料的能力
E.       培養知識傳遞的能力
F.        培養發現問題和持續學習的能力
        基于技術員學校學生的特點和能力培養目標的特點,技術員學校的教學已經打破原有的學科體系,而是從實踐項目出發,根據項目的實際要求進行理論內容的講解,使得學生可以通過各個項目對跨學科的各種知識的實際應用有更好的了解,同時其培養過程可以實現能力培養的目標。
2)兩所學校所使用的教學方法比較。
        蘭大在教學方法上注重培養學生自主學習,老師引導方式。很多教師采取預先將本門課程的講義公布于個人網站,學生上課前自己上網下載并打印講義,上課前先預習,帶著問題上課。甚至有的教師在講義中預留空白,上課時讓學生邊聽課邊記錄及填寫。蘭大注重實驗,許多實驗來自于生產實際,要求學生自主做實驗。實驗未通過不能參加考試??荚囈话阋詴嫘问?,通過率一般在50%,三次通不過專業課程考試則必須選擇重修其他專業。
        帕紹技術員學校教學上以行動導向教學為主。課程以項目形式組織教學,分多個學習領域實施,各學習領域內設置幾個學習情境,在各情境中不僅傳授專業知識,更注重個人能力的培養。技術員學校行動導向教學法從微觀層面實現了“教、學、做”一體,理論和實踐一體化。在老師們的講解和介紹下,我們都認為這種教學法更適合于高職學生的智能特點,適合于高職的人才培養規格,適合于高職教育的學習范式。
2.與德國院校的差距
        雖然中國經濟近十幾年來快速發展,但我國職業院校在硬件設施上與合作院校的差距之大自不必說,單就師資和學生兩個方面來講也有著很大的差距。
1)師資差距
        無論是蘭大還是技術員學校,他們對師資的要求有共同的一點:即要求教師有5年以上在企業的工作經驗。這一點在專家教授們給我們授課的時候常常令我們感嘆不已。所有的課程授課教師,在他們教學的時候,都能把一些看起來比較理論的內容,與實際的生產過程相結合,他們可以輕而易舉的把幾門課程建立聯系,講出他們之間的關系。他們深厚的理論基礎加上他們豐富的實踐經驗,讓理論不僅僅是理論,而更重要的是可以引申到理論的應用所在。而這些能力正是我們國內教師普遍缺乏的。
        由于我國的職教師資基本沒有什么“入門”要求,理論上只要大學畢業并且持有教師資格證書都可以進入職業學校任教。職教師資來源于師范院校和非師范類普通高校,而且絕大多數是出了大學校門就站到講臺授課的。在中國,職業院校由于其培養的是高技能人才,其技能的訓練很大程度上是要在學校完成的,這就必然要求教師有豐富的實踐經驗,教師的實踐能力成為了培養高質量技能人才的關鍵。但現實的情況卻與這一要求相去甚遠。如何提高國內職業院校師資實踐能力成為了一項重要的課題。
        可喜的是,近年來隨著國家對職業教育支持力度的加大,各級各類的項目中都明確規定了師資隊伍培養的內容。我院近年來教師赴企業實習的人數逐年遞增,大批量的老師帶著工資到企業參與實際的項目開發工作,例如中德學院近兩年赴企業實習的教師已有4位,目前計劃赴企業的教師有2位。相信經過幾年這樣有計劃的培養,教師的實踐能力一定會有顯著的提高。此外,建議學院繼續加大對有豐富企業實踐經驗人才的引進力度,從多個方面入手加強師資隊伍的整體水平。
2)學生差距
        無論是蘭大還是技術員學校,教師在教學中都很強調學生的自學能力。特別是蘭大這樣的本科層次院校,學生的很多學習和實驗都是自主完成的。反觀我院的學生,學生的學習基本都是被動的,沒有多少內容是要求學生自學完成的,但即使這樣很多學生也不能完成學習任務。究其原因,我們認為是壓力不夠。我們了解到,德國的教師對于學生學業的要求很高,像在蘭大通過率一般在50%,三次通不過專業課程考試則必須選擇重修其他專業。這樣嚴格的考試要求,使學生都不敢放松學習,更不敢放松對考試的準備。而考試既沒有樣題也沒有復習,老師只需列出涉及的書目,學生根據日常的學習資料自行復習。在這次赴德學習的課余時間里,我們與2008屆畢業生方瓊良(目前他正在蘭大就讀學士學位,已進入論文準備階段)在一起討論了德國學生學習狀態的問題,他就認為老師對學生的高要求是學生努力學習的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因此,我們認為我院也應提高對學生學業的要求,畢業率的降低也許可以提高學生學習的自主性。
3.收獲
        此行的收獲從物質上看,兩個學校的老師都給了我們非常豐富的課程資料,我們的箱子都被這些精美的材料裝的滿滿的,思想上的收獲更是滿滿的,簡要的從以下幾個方面概況,很多內容還需要進一步的學習和總結。
1)“行動導向教學法”
        此次Workshop在教學方法上的收獲是教師們的共鳴?!靶袆訉蚪虒W法”是目前帕紹技術員學校多數教師采用的教學方法。這種教學法也已在“雙元制”學校執行了二十幾年,目前國內在高職院校也很是流行,各類基于“行動導向”的課程開發也是如火如荼的開展著。但我們之前接觸到的只是一些理論的概念,以及國內教師們按照自己理解開發的課程,此次德國行使我們真正體會到了德國的職業教師是怎樣組織和開展行動導向教學的。他們對課程的學習領域劃分和學習情境設置都令我們很受觸動,德國教師們由于有豐富的企業實踐經驗和充分的企業支持,完全有能力將學科知識體系重新序化在學習情境之中,把行業工作領域與學校學習的學習領域集成轉化,而國內很多類似課程的開發不過是照貓畫虎而已,只能形似而難以神似,真正起到教學效果的則少之又少。所幸的是,《電子學》課程的Hölzl先生和《計算機基礎》課程Maderer先生都把他們多年來教學積累的幾乎所有相關內容都毫無保留的交給了我們。有這么豐富的一手資料,我們的老師都產生了回國一試的沖動。
2)學生社會能力的培養
        技術員學校的教師在講解他們的教學組織時,都強調了社會能力培養的重要,以及怎樣在課程組織中培養社會能力。通過采用各種教學方法,使學生在項目、任務的完成過程中自然培養其團隊協作、表達溝通、組織協調等社會能力。Hölzl先生的一句話令我們記憶猶新“社會能力的培養是不可能在理論教學中實現的”。是啊,我們的教學必須改革才能實現對學生全方位能力培養的目標??!
3)充分利用網絡
        蘭大所有上課的教授都有自己的主頁,每位老師所上課程的主要學習材料也都放到網絡上,學生需要自主到教師主頁下載并按照要求自學和準備相關的內容,然后帶著問題來上課。此外,有些教授還展示了他們利用網絡資源演示學習內容,例如信息技術的Tippmann-Krayer 教授演示利用網上的樂高玩具的一段視頻輕松而形象的展現“冒泡法”排序的原理。他們利用網絡資源豐富教學的做法令我們耳目一新,非常值得我們學習和借鑒。
4)課程內容銜接
        好幾位蘭大的教授在給我們授課的時候,都提到課程內容的銜接問題。課程與課程之間是有關聯的,那么必然會存在一些基礎知識在很多課程中都會用到。例如,“二進制轉換計算”在計算機基礎、數字電子技術、以及單片機應用等多門課程中都有用到。國內的教材基本上每門課程都有這部分內容,而教師們授課時也基本上都會講解一遍。這樣重復的講解自然會浪費很多課時,那么蘭大的教授們是怎樣解決這一問題的呢?他們的做法是:根據教學大綱與有關的前后續課程的教師交流,了解他們授課的內容和深度,對于重復的內容教授們會討論決定在哪一門課程中重點講解。而其他課程用到的時候教授們會以作業或者簡單的復習幫助學生回顧已經學過的內容。因此,教師們協商對于知識點在各門課程中的分配這種做法,同樣值得我們借鑒和學習。這樣做,不僅有利于課程內容的合理分配,更重要的是可以將知識串聯起來,基礎課程老師更清楚哪些內容在專業課程中使用更多,先講課程的教師也更明確后續課程的知識要求。
三、研討課程的總結
        回國后,老師們不顧旅途勞頓,立刻著手把在德國學習和收集的資料整理完成了,以下是對各門課程相關內容的簡單總結。

   表2 Workshop從德國帶回資料總結表

小組成員:張峻穎、謝敏、李康、徐慧華

                                        2012年6月26日